男子砍医务人员儿子17刀原因曝光:因300元报销

原标题:嫌疑人贺正平:行凶前看了场花鼓戏

 

伟伟(化名)在医院接受治疗,益阳一男子因琐事行凶,刀砍医务人员儿子17刀。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

湖南省卫计委建议,每个医院落实监控设备,对医患纠纷做好预案

■ “湖南一医务人员儿子被患者砍伤”追踪

6月12日中午,贺正平再次来到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岳家桥镇卫生院。

没过多久,他低着头走出大楼,愤怒地甩出右手,对跟他一起前来的哥哥贺孝迪说,“一分钱没有得到”。

贺孝迪说,因为要求卫生院补偿10%的报销款一直未果,贺正平变得焦躁不安,喜欢发脾气,会摔东西。

次日早上6点,贺正平尾随镇卫生院会计孔先生10岁的儿子伟伟(化名),坐上了小学的校车。突然,他掏出一把长40厘米、宽3厘米的切肉刀,疯狂砍向伟伟。

校车只开出不到100米,血案发生。

“泡在药罐子里的人”

54岁的贺正平,独自一人居住在岳家桥镇红旗村,他的家坐落在一处小山坡上,红砖青瓦,1993年建成的房子一直没有装修,也没有通电,周边长满大树和杂草。

村民介绍,贺正平是“天天都泡在药罐子里的人”,这次肯定是想以命抵命。

多数村民看到过这样的场景——贺正平生病的时候,坐在椅子上,仰着头长呼吸,要么睡在床上几天不起来,都是他的哥哥贺孝迪把饭菜端到他面前。

贺孝迪在与弟弟交流时极为注意方法,贺孝迪认为,弟弟先天就患有肺病,很烦恼,不能讲重话,怕他难过生气,“不能挫伤他的精神,这样病情会加重。”

“他看起来有很大的思想包袱。”红旗村一位村民说,他自卑,讲话上气不接下气,喉咙里总是发出“吼吼”的声音,治疗肺病的气雾剂随身携带,有时候一晚上往嘴里喷十几次药。

他是村卫生所的常客,一个月去三次。

贺正平有1亩8分地,这块地他一直没有耕种,交给哥哥打理。他挖不动地,贺孝迪说。

听父亲的建议,从少年时开始,贺正平就学习理发技术。他身体好的时候,会到各个村庄理发挣点钱。

姐姐和哥哥,瞒着家里,每年救济他一千多元。

贺正平行凶之前,已有些征兆,他变得焦躁不安,喜欢发脾气,会摔东西。

贺孝迪回忆,贺正平只提到过一次镇卫生院的孔先生,称孔先生是“蹭”(当地方言,“推”的意思)他的人,但不知道孔先生是医生还是其他人。

过期的农合申报

红旗村位于益阳市最东边,与长沙市宁乡县交界。村民外出不方便,需经过一段坑洼的泥路,摩托车是村民出行最主要的交通工具。

但贺正平经常会坐底盘高大的黄色校车出行。村民介绍,校车是不能随便坐的,但贺正平有病,一般就让他上去了。

5月17日,贺正平跟哥哥贺孝迪借了500元,称要去镇卫生院住院。

贺正平一早搭校车来到镇卫生院,办理了住院手续,5月19日下午出院,他向卫生院申请转院到市中心医院。

镇卫生院谢桂英医生介绍,他们当时考虑到贺正平吃低保,建议他在赫山区范围内转院,这样救护车和跟车护士的费用全免,而市中心医院的费用则要自己负担,且报销额是市内医院最低的。

卫生院院长徐国强表示,因为路远、又是跨区,中心医院的车不会过来接。

贺孝迪转述,贺正平曾说,他要求喊救护车,车费自行承担,但是没有得到院方的同意,贺正平很生气。

贺正平又跟姐姐处借了5000元,自行到市中心医院住院了。

在中心医院看完病后,贺孝迪看到弟弟气色好了一点,弟弟称中心医院的医生告诉他,如果有转院手续,就可以多报销10%。

5月30日上午9点多,贺正平来到镇卫生院二楼办公室,找到主治医生谢桂英,要求院方补偿10%的报销款,大约300余元。

徐国强介绍,根据规定,“他自己没有申报,过期了。”

根据赫山区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施细则,赫山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实施方案,市中心医院属于三级定点医院,患者家属必须在病人入院前后3个工作日内到赫山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(以下简称“区合管办”)办理转诊申报,未办理的,补偿比例少10%。

徐国强说,贺正平误认为在镇卫生院开证明,实际上只有五保户在本区内转院,才在镇卫生院开具转诊证明,而低保户和普通患者一样,如果转院,需要到区合管办开“区外治疗申请表”。

冲突之后的平静

贺正平与会计孔先生的摩擦就发生在5月30日这天。监控视频记录下当天发生的一切。

一段半个小时的监控视频显示,贺正平跟随他的主治医生谢桂英,不让她查房。

当日恰逢孔先生值班巡查,他穿着便装,他先与贺正平交流。交谈中,贺正平忽然起身,一手扯线,一手抱走办公桌上的显示器,几名护士抢了过来。

争夺显示器中,孔先生把贺正平推出办公室,前后几十秒钟,事态平息后,院方人员给贺正平搬了一把椅子,让他坐下。

孔先生解释,推开贺正平是因为怕他进一步做出过激行为,打坏东西,或者伤害其他医务人员,当时办公室里有一名6个月身孕的护士。

院方表态,如果核实是低保户,院方可以协助贺正平向区合管办说明过期的情况,如果实在拿不回300多元报销款,院方来解决。

第二天,贺正平再次来到医院,称院方昨天请了打手,院方解释,穿便装的孔医生是医院的会计,并非打手;并表示,贺正平没有任何外伤,如果有可以做鉴定。

贺正平提出,需要继续住院,住院期间一切费用,还有误工费、生活费、精神损失费都由孔先生负担,还要求院方继续赔偿之前300多元报销款。

要求无果,贺正平缓和下来,同意自己出钱住院。

这是贺正平一个月以来的第三次住院。从6月1日开始,贺正平住了10天院,表现得异常平静,不再吵闹,见了医务人员还主动笑着打招呼。

冲突之后,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。

但院方还是意识到贺正平是潜在的危险因素,院长发短信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乡政法书记,乡政府指示镇卫生院做好防范,全程监视。

6月11日,贺正平出院。之后几天,卫生院派出人员查访,班子成员轮流排查,但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。

“超出了想象,防不胜防。”事后,徐国强对新京报记者说,这是他唯一的遗憾,“对贺正平院外的行为估计不足。”

而镇医院原计划在6月13日中午,组织红旗村村支书、家属与贺正平协商,结果那天早晨,贺正平就掏出了刀子。

行凶

6月11日出院时,贺正平再次向院方提出要求,赔偿350元,以及要推他的孔医生道歉,并要院方承担住院费用。

那天下午他回到了红旗村,只待了短短半个小时。他当着哥哥的面给镇医院的院领导打了电话,院方叫他明天来医院协调。

哥哥贺孝迪决定陪着弟弟去一趟,觉得这样“说话有分量些”。

第二天,贺孝迪去找镇司法所长一起协调,但没有找到人。贺正平从医院出来后说没有拿到一分钱。

兄弟两人就此分开,贺正平去镇上看花鼓戏表演,贺孝迪回家干农活。

当晚,兄弟俩通了最后一个电话,贺正平说他要去宁乡耍一耍。贺孝迪问他,报销的事解决了吗?贺正平咆哮着说:“你问这么多干吗?”

第二天早上,在地里割草的贺孝迪听到弟弟砍人的消息。

事发当天中午,警方打开了贺正平房门,找到一本9万元存款的存折和5000元现金。

贺孝迪认为,这笔钱可能是弟弟留着养老用的,舍不得花,但他也搞不清楚,弟弟在做“傻事”之前,为什么没把钱取出来交给家属?

贺孝迪分析,弟弟的神经被挫伤,头脑混乱了。

他质疑,院方没把问题沟通好,医院应该告诉他该怎么办,沟通不好可以找家属协商。

据院方的说法,他们曾要求贺正平喊家属过来沟通。但贺正平称自己单身,没有家属。

贺孝迪还猜测,之所以对小孩下手,可能是“弟弟怕打不过大人,所以才去搞小孩”。

15日下午4点,湖南省公安厅、省卫计委在益阳召开了一场专题会议。据一位参会者介绍,会议要求案件从严从快,尽快移送到检察院,对伤者要尽最大能力治疗。

省卫计委人士认为,要举一反三,以后每个医院落实好监控设备,对医患做好预案。要求每天汇报伤者病情,尽量将后遗症降低到零,安抚伤者情绪,消除医务人员的恐慌。

6月14日上午,益阳警方发布通告,将该案定性为“故意杀人案”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贺正平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湖南益阳报道

编辑:李丰


中国人的家庭和婚姻正在发生巨变

中国的家庭已经开始变了。传统的家庭是父系的,是大家庭,就是我们讲的extendedfamily,是男主外女主内,男性赚钱养家,女性结婚后搬到男方的家庭。而且,所有的人都会结婚,早婚多子。然而,这样的家庭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
别人吃过的苦,没法给你借鉴

每个世界冠军都说自己训练很辛苦,但这其实本来就是该做的事情,老跟别人说苦有什么用,哪个人不苦?另外,‘苦’这事没法借鉴,就算知道别人是怎么苦过来的,当自己遇到同样的事情,还得再苦一遍。


关于穆斯林,必须要知道的误区和事实

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阿拉伯人,也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——这不是绕口令,而是你需要知道的基本常识。

发表评论